电影海报

麻将牌九

类型:妖怪片/民间音乐表演/奇幻片

年代:2014

编剧/导演:高成龙,秦汉擂,游乐儿/何流

更新时间:2023-06-06

简介:午夜时分,扁鹊城外三里铺。 令狐紫的白衣在微凉的夜风里显得有些柔弱,墨霖远远看去,心中顿生一股怜惜之情。 “你来了?”令狐紫早就看到墨霖的身影,在夜色里轻轻的问候道。 “我来了,你久等了吧。” “我也才刚刚来。”令狐紫微笑着。 两人走的近了,脚步都放慢下来。墨霖的心砰砰跳着,他心中想:我该抱她吗? 令狐紫则微微垂着头,似乎也在想着什么女儿家的心事。 两人终于靠近,只有一臂不足的距离,一个白衣胜雪,一个黑衣如夜。 “找到你的同伴了吗?”令狐紫轻声的问道。 墨霖点头道:“找到了,她很好,你放心吧。” “是个女孩对吧?”令狐紫扬起头来,目光中恢复了她一贯的冷静坚定。就好像墨霖初次见她时候的模样。 “唔,是个女孩。”墨霖不想欺骗令狐紫,两人曾经同生共死过,互相之间不需要那么多的秘密。 令狐紫的俏脸上掠过一丝的阴影,她固执的侧过脸去,不想让失望的神情被墨霖看到。 “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吗。现在到处都在通缉你,七大世家不会饶过你的。”令狐紫沉默了片刻,幽幽的道。 “暂时还没有。”墨霖想了想,还是没有把黎明的事情告诉令狐紫。不是他怕令狐紫泄露秘密,而是顾及她的安全。 “躲起来吧,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稳的过一生吧。”令狐紫望着墨霖的眼睛,语气中带着温婉的柔情。 “你也认为我和妖兽勾结吗?”墨霖苦笑着道。 令狐紫道:“现在墨家的对外说法是你的身体已经被龙魂占据,你已经完全变成了赤龙。七大世家的精英分子几乎倾巢而出,不找到你绝不肯罢休。你就算是无辜的,可有人会听你的解释吗?他们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拔出武器斩下你的头……” 墨霖沉默不语,令狐紫说的没错。众口铄金,他没有任何的可能回到从前了。没有人在乎他到底是不是被赤龙占据了身体,七大世家要的是铲除掉他这个祸根,从此不用再担忧。 “听我的,做个平凡的人,找个没有人能找到你的地方。”令狐紫道。 墨霖却摇摇头:“天大地大,却没有能躲过他们的地方。” “我听说东海的渔民说,在海的另外一头有个西国,那里的人金发碧眼,样貌奇特。你可以浮海而出,去西国隐居啊。” 墨霖苦笑道:“你真的这么希望我远走海外吗,难道你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 令狐紫坚定的点头道:“是的,我希望你走的远远的,走到一个没有人能找到你的地方。虽然我看不到你,可我心里知道你平安,你快乐,这就足够了。” 墨霖心中一动,他知道令狐紫是为了他好。一股暖意涌上心头,墨霖伸出手去抓住了令狐紫的手。 “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墨霖这才发觉令狐紫的手冷的如同一块冰。他略微提起根轮的灵能,手掌上发出微微的红光,暖洋洋的光将两人的手笼住,让令狐紫的手变得温暖起来。 “因为我怕……”令狐紫长长的叹息一声,身体向墨霖靠近过来,头枕在他的肩膀上,身体也缩进墨霖的怀中,低声的道:“抱紧我。” “怕什么?”墨霖张开双臂将令狐紫抱紧,柔声的问。 “我想让你躲的远远的,我也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我听说你掉下悬崖之后,每天手都是冰凉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令狐紫幽幽的道,她的气息在黑夜之中如同一朵幽兰,沁人心脾。 “你放心,我不会死,也不会被打倒。”墨霖低声的安慰她道,怀中的软玉温香让他忍不住的将唇凑近令狐紫脸颊,他口中呼出来的热气好像能将人融化般,令狐紫的身体软绵绵的,再没有半分的力气。 “真的吗?”令狐紫弱弱的问,在墨霖的怀中,她的身体渐渐的发烫。 两个人之间的情愫一直都晦暗未明,说他们是情人却还差那么一步,说他们只是朋友却充满着暧昧。墨霖闻到令狐紫秀发上的清香,忍不住的在她如玉的脖子上轻轻的吻了一口。 令狐紫如同被雷击一样的浑身一颤,身体更软更烫了。墨霖这一吻下去,却停住了。他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了洛芊芊的影子来。 “芊芊,会不会也和阿紫一样在挂念着我?”想到洛芊芊,墨霖有些潸然,他怀抱着令狐紫的手臂不禁略微的松了一点点。 “怎么了?”令狐紫娇柔的扬起头来,目光迷离。本以为墨霖已经死去,却忽然再见,她的情绪大起大落,让整个人也变得更加容易动情。 “我想起芊芊了。”墨霖犹豫再三,终于还是说出了他的心思。他不想欺骗令狐紫,在他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位置依然是留给洛芊芊的,他很喜欢令狐紫,可总是无法踏出最后的一步,他战胜不了他心中守护着的原则。 令狐紫的淡漠的低首,神情之中却流露出一丝的温柔。眼前的墨霖虽然经历的无数的波折,却还是从前那个质朴的青年。虽然心中有些淡淡的失落,可令狐紫那争强好胜的心却激昂起来,有种想要和洛芊芊决一胜负的冲动。 “洛芊芊吗,不就是你的青梅竹马吗?我偏要把你从她那里抢过来。”从小就有不服输劲头的令狐紫一直都像个男孩子一样的坚强,直到遇到墨霖,才如同遇到了今生的冤家,不知缘由的在他面前软弱起来。 而墨霖的话,却让她猛然间清醒过来。几乎是一瞬间,令狐紫恢复成了从前的那个坚定睿智的女孩。她差点就沉溺在墨霖的怀抱里,迷失了自我。 “我要把你抢到手。”令狐紫脸上漾起一个微笑来,不快的情绪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跃跃欲试的心情。 墨霖只见令狐紫脸上的表情反复的变化着,一会儿落寞,一会儿却浅笑起来,哪里知道女人的心思如同海底针,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转了好几个弯。 他还以为令狐紫有些伤心,正想安慰,却见她一本正经的扬起头来道:“好啊,你既然不肯躲起来就算了,不过我要随时知道你在什么地方。把你的剑给我。” 墨霖不解,却还是依言将腰间的赤魂解下来。 令狐紫接过赤魂,手指在剑刃上轻轻的掠过,赞叹道:“你只学了十五招铸剑术就能铸造出这样的宝剑,看来你在铸造方面的天赋真的很强呢。” “如果没有这些事发生,我应该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工程墨者吧。”墨霖略微有点遗憾的道。 令狐紫微微一笑,手腕一抖,她的青蛇鞭慢慢的游了出来,顺着手臂缠绕在赤魂的剑刃之上。 “这是要做什么?”墨霖奇怪的问。 红色的赤魂剑身上纠缠着绿色的青蛇鞭,青蛇鞭上闪烁着微微的绿色荧光,赤魂似乎受到了什么感应,血红的剑身和上面的黑色墨迹也都微微的闪烁起来。 令狐紫并没有回答,右手持剑,左手的食指贴在赤魂的剑刃上轻轻一划,指尖被锋利的剑刃割开一道小小的伤口,她的血便留在了剑刃上。 “你在干嘛?”墨霖心里一疼,牵挂的问。 “你也来。”令狐紫一笑,抓起墨霖的手凑到她的青蛇鞭上,鞭梢的尖刺在墨霖的食指间划过,他的血也留在青蛇鞭上。 “这是?”看到令狐紫的手上上亮起兵家独有的“兵气”来,墨霖这才明白令狐紫似乎要举行一个什么仪式。 “这是兵家独门秘术,名叫千里姻缘一线牵。只要将两个人的血滴在对方的兵器上,无论在大陆的哪个角落,都能用兵器上的血脉来联系。”令狐紫道,她手掌上的蓝色光芒越来越强,逐渐的将两件兵器都罩住,可以看出她耗费了很大的力量。 “过来抓着我的手。”令狐紫忽然道。 墨霖依言过去握住令狐紫的手,心头立刻涌上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荒凉的三里铺本来只有他和令狐紫两个人,可墨霖此刻却觉得身前又多出了两个人,一个红衣如血的冷酷男子和一个柔情若水绿柳细腰的女子。 “看到了吗,这就是兵器的灵。”令狐紫的声音出现在墨霖的脑海里。两人的手掌相接,竟然不用说话,可以直接用心灵来互相感应对方心中所想。 “那个红衣服的是我的剑灵?”墨霖看着那冷酷男子,觉得他的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杀气,倒是和赤魂的剑意十分的类似。 “对,那就是赤魂的剑灵。绿衣的那个就是我的鞭灵。我这就用灵能把两件兵器牵起来,从此无论走到哪里,你我都能通过兵灵沟通。”令狐紫道。 她话音一落,墨霖就感觉到一股暖流。蓝色灵能在从青蛇鞭上蔓延开来,随即传递到赤魂上。两件兵器通过灵能而联系在一起,而剑灵和鞭灵的影子也缓缓的融合,重叠在一起。红色和绿色交织着,变幻了几次形状,终于再度分开,各自回到他们所属的兵器之中。 “呼……”令狐紫长出了一口气,浑身香汗淋漓。千里姻缘一线牵的仪式耗费了她不少的灵能,而她也趁着浑身乏力的机会,直接倒进了墨霖的怀中。 果然不出令狐紫的所料,墨霖将她抱紧,低声的问:“你还好吧?” “唔……抱紧我好吗?”令狐紫用极低的声音说,语气里充满了诱惑。 墨霖迟疑了下,终于还是把令狐紫抱紧。他慢慢的坐下来,令狐紫缩在他的怀中,好像个需要温暖的羔羊般。两人的头顶是漫天的星辰,它们眨着眼睛看着这对璧人,好不羡慕。 “天亮你就走吧,不要留在这里了。我的同伴要把你的行踪上报,我千方百计的拖延,不过最迟他也会在明早通知其他世家的弟子。到时候你再想走就来不及了。” 令狐紫依偎在墨霖的怀中,许久的不做声,只发出有节奏的平稳呼吸。墨霖本以为她已经睡着了,没想到她忽然开口道。 “我知道了。”墨霖俯下身子,将脸贴在令狐紫的脸上,感觉着她脸上的温度。 这是最暧昧的接触,却无法再进一步。墨霖心中始终摆脱不了洛芊芊的影子,令狐紫则成竹在胸。有了千里姻缘一线牵,墨霖就如同永远在她的身边,既然他的人在,还怕他的心飞走吗? △△△ 天色微明,墨霖和令狐紫依依不舍的告别。好在两人的兵灵已经血脉连通,未来无论相隔多远,都能通过兵灵来沟通。 墨霖回到城中的时候,已经有小贩在早市报摊了。墨霖警觉的发现城中多了许多不明身份的灵能反应,他不敢怠慢,在一个小摊上买了顶帽子挡住脸,又把灵能藏起来,绕了一大圈才回到黄泉的居所。 萍儿正在小屋里打扫昨晚留下的残羹冷炙,一见墨霖回来,便取出一个锦囊道:“这是瞎子让我交给你的。他说他先去鲁州了,希望能在那里见到你。” 墨霖苦笑着接过来,心知黄泉对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让萍儿把贪睡着的月瑶叫起来,她打着哈欠不满的走出屋子,睡眼惺忪的道:“干嘛这么早就叫我起来?”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墨霖拍拍她的脑袋。 “怎么了?”月瑶瞪大眼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 “先走了再说。”墨霖拉起月瑶的手就走。 月瑶却使劲挣脱:“我的漂亮衣服还没拿呢!” 墨霖穿着一身普通百姓的灰布衣裳,头上戴个破毡帽,身上背着个大包袱。月瑶也是一身朴素的装扮,脸上还抹了些灰。两人藏匿起身上的灵能和妖气,混迹在越来越多的人群中,在七大世家子弟得到消息封锁城门之前混出了城去。 直到离城五十里外,两人才松了一口气,相顾看了看对方的落魄模样,不禁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回到村中,朱评漫和小白竟然对他们夜不归宿一点也不担心,尤其是小白,居然还笑嘻嘻的问墨霖是不是对月瑶有了什么心思。 “你胡说什么?”墨霖被问的满脸通红,他可是一直把月瑶当成当日的小狐狸看待,心中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唉,我这个侄女出落的比她妈妈还要漂亮。一般的妖兽是配不上她了,只能找一个天纵奇才的英雄少年,我看老大你就不错,不如你就委屈一点?”小白属于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见墨霖尴尬,更加来劲了。 “在胡说就拍死你!”墨霖恼火的一挥手,小白嗖的就闪开了,一边跑还一边叫:“果然被我说中了心思吧,我这个当叔叔的作主了!” 看到小白疯疯癫癫的样子,墨霖唯恐它真的闹出什么事来,赶忙跟了过去。却见它已经大口的啃着月瑶给它带回来的肉脯,这才放心下来。 月瑶去做饭了,墨霖将朱评漫和小白叫到一起,将在城中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尤其是黎明的存在讲述的非常详细。 “我倒是听说过这些人,没想到是叛出墨家的子弟搞出来的。”朱评漫道。 “那有关拓跋玉的事情,是真是假?”墨霖对此事十分的好奇。 朱评漫叹了口气道:“我这个师兄天才横溢,可惜性格固执了点。他的成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惜被七大家主在雁荡山围攻,最后灰飞烟灭……” 回首不堪的往事,朱评漫感慨万千。小白则道:“你不也被七大家主围攻,被逼的立下誓言再不动手吗?我那可怜的八妹不也是被申宏那无耻之徒给害死了吗。要我看,我们都该加入那个劳什子的黎明,一起把七大世家都搞垮,这才大快人心。” 墨霖赶紧咳嗽一声道:“这件事情再说,不过我已经答应他们去鲁州走一趟,你们觉得如何?” 他岔开话题是怕小白真的闹腾出什么大乱子来,身为妖王,小白刺杀申宏的事情已经让人类和妖兽之间剑拔弩张了,如果它再乱来,搞不好就会引起大战,到时候生灵涂炭,可不是墨霖希望看到的局面。 “逢人只说三分话,遇事先把水搅浑。黎明若是闹出大动静来,说不定会吸引七大世家的注意,对你也有好处。”朱评漫一旁道,“我觉得可以走一趟。” “去,去闹个天翻地覆!”小白扯着嗓子叫喊起来。 “不管怎么说,先离开这里吧。他们在扁鹊城发现不了墨霖,一定会扩大搜索范围的,凉州已经不安全了。”朱评漫站起身道。 墨霖遗憾的看了看屋外山清水秀的农家风景,这段时间是他生命里难得沉静的日子,可惜如此短暂就结束了。再踏上旅途,也不知何时才能停止漂泊。 △△△ 鲁州在赤县神州大陆的东北方,是阴阳家的辖地。 鲁州东临大海,北接大冰川,自古以来就是苦寒之地。这里的庄稼一年只有一熟,许多百姓以打猎和捕鱼为生。正是因为这种生活方式,才使得鲁州境内的男子大都虎背熊腰英姿勃发,颇有北方男儿的豪迈气概。 鲁州最大的城市是阴阳家所在的酆都城,酆都位于茫茫雁荡山脉的起始点阴邙山下,流花江水绕城而走滔滔奔流直奔入大海。 日头渐渐落下山去,四周的旷野里冷风嗖嗖的吹起来。一路往东而来,空气越来越潮湿,一冷起来,也越发的让人从心底发寒。 “就在这里休息吧,明天再找机会进城。”看着伫立在几十里外,在地平线上露出个小黑点的酆都城,又看看不远处灯火飘摇在风中的小客栈,墨霖回身道。 “好。”朱评漫点点头。 小白也从月瑶背上的包袱里探出头来,瞧了瞧四周,嘟囔道:“阴阳家的地盘就是阴气太重了,比我们大沼泽还阴森。” 小白说的没错,自从进入到酆都城方圆五十里后,墨霖就总能感觉到一种阴森的气息环绕在身边。无论走到哪里,都好像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 据朱评漫说,鲁州地处苦寒之地,酆都城原本又是赤龙丢弃尸骨的坟地。阴阳家因为擅长驭使鬼灵,特地选择了这个阴气最重的地方建城。 走到客栈的门口,一个伙计正呆呆的坐在门里望着远处的酆都城。墨霖咳嗽了一声,才把他从发呆之中唤醒。 “要住店吗?”伙计看到客人却也没什么热情的表示,反倒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墨霖点头道:“我们三个人,要两间房。” “进来吧。”伙计在墨霖和朱评漫的身上打量了下,又看了眼用帽子把绝世容颜挡住的月瑶,胡乱的挥了下手,招呼他们进门。 这是个很小的客栈,前面布置成小酒馆,后面有几间房。店里脏兮兮的,家具也都破破烂烂,看来用了有些年头。 出门在外也没办法挑挑拣拣,墨霖看了看房间,被褥还算干净,便交了几个铜板的房钱,算是暂住了下来。 墨霖和朱评漫的房间恰好面对着酆都城,打开窗户,远远的望过去,酆都城外好像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而那黑气之中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涌动着。 朱评漫低声道:“如果你打通了额轮,开通了天眼,就能看到那黑气之中无数充满怨恨的鬼灵,他们日夜不停的哭号呻吟咆哮,发泄着他们生前所遭遇的不幸。” 墨霖的胆子一贯很大,可听到朱评漫的话,还是情不自禁的打个寒战。他曾经见过阴阳家的战士驱使鬼灵作战,又被阴阳怪气的五行使者绑架过,一直都觉得阴阳家的人很邪门。 如今来到无数冤魂环绕的酆都城,想到要和那些邪门的家伙打交道,墨霖就懊恼的叹了口气。 墨霖收拾了下包袱里的东西,忽然看到黄泉留给他的锦囊,便解开了。 锦囊里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做你自己该做的事就好了。 “这是什么意思?”墨霖有点疑惑。 正在这时,外面的院子里传来响动,随后传来吆喝声。 墨霖眉头一皱走到门前,从门缝望出去。 就见两个身穿着阴阳家黑色布衣的年轻男子正把方才那伙计推来搡去,口中还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 “那……那几个人包的是三号和四号房,我带你们去。”伙计哭丧着脸告饶道。 两个人立刻往目光投到墨霖这边来。墨霖心中暗暗叫苦,对朱评漫道:“我们似乎有麻烦了。” *********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近来身体状况很差,一直感冒咳嗽,尤其是夜里尤为严重,不但影响码字,就连睡觉也很辛苦。 作者不容易当,希望读者朋友们能体谅,总之,如果觉得这本书还对得起千字两分钱,请订阅一份正版吧。就算不全程订阅,偶尔订阅几章你喜欢的内容也好,猪在这里咳血跪求了。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在线播放 下载地址

麻将牌九剧情介绍

演员介绍

演员头像
闫妮,周小斌,林永健
点击查看
演员头像
张健伟,沈金飞,
点击查看
演员头像
关锦鹏
点击查看
演员头像
吴樾,董璇,崔志佳,古斌
点击查看